重翻《围城》

在动车上重翻《围城》上海部分,觉得钱钟书真是残忍与冷血,后面回想他写方鸿渐回国第一页的蛙鸣月光,又觉得他该是一个内心平和的人。于是我只能自我安慰作者这样编排剧情无非是生活本身在做导演,一面又隐隐觉得这显然是刻意了的,顶多是冷漠后流露的残存善良罢了。难怪中国人喜欢喜剧,悲催的故事果然不忍直视。

暂无评论

重翻《围城》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