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游戏思考:模糊计算

对于”模糊计算“的这个词的杜撰,来自于我所从事的网站工作,由于我所做的工作内容具备着非常多的不确定因素,很多时候的行为都要依靠猜测,使得我对这种不能得到精确计算结果的问题有越来越多的体会,最后,联系我们经常玩的游戏,我慢慢得到一个个人专用词汇。

杀人游戏,的确是我所非常热衷,这个周末一起玩的这一盘,也的确很精彩,可谓高手云集,陈也和阿敏的敏锐,罗斯的款款而谈和假镇定,MM的乱搅局,小清晓卫隐藏的高深,雁子的无辜,眼镜同学一脸的”我是平民,我肯定是平民“的经典语录,还有丽晖一晚上的笑眯眯和被阿敏指认后的笑着的辩白,都使得本次的局面高潮迭起,充满了刺激。

我在上一篇博文里面提到了”概率论“的策略,终于得到实验的机会,阿敏,丽晖,眼镜不幸成了实验对象,并且顺利进入自相残杀的布局,眼镜说阿敏是杀手,丽晖也咬阿敏,阿敏同时被两人攻击,又要辩论又要反击,可谓压力巨大,最后不幸牺牲 – 可惜他不是杀手。

我的初衷,本来是想通过这样的一个局面,让三个人PK,从而暴露破绽,让大家找出真正的杀手,但是我忘记了一点,杀手可能借势附和,形成二对一的局面,比如阿敏的不幸。。。

从策略本身出发,我认为,策略的方向仍旧不能说就一定有问题,只是对于问题的各种情况,还未考虑周全,但是这里面已经涉及到一个模糊计算的问题,就是,情况的确还有很多,也许假设的完,然而最终能否成功仍然需要大众的判断准确度,这就涉及到非常多的不确定性,比如说MM,就算是警察,也往往要被当杀手杀死。。。

模糊计算是个有趣的问题,如果说杀人游戏是推理游戏,很准确,因为推理能力直接导致你的判断,这是核心要素,但是也不准确,因为还涉及到引导投票能力,和各种策略的制定。

在我们小的时候,世界比较单纯,1+1=2,就是如此简单,长大以后,就会发现,到处都存在这样那样的不确定,纠结,哈,我喜欢杀人游戏,因为它引导了我的思考,思考的深入的获得的收获,将引导我对工作和对市场的判断,我喜欢这种一边玩一边成长的过程。

继续我们的杀人,就会渐渐地发现许多微小细节的漏洞但容易被忽略,我想,杀人游戏,不仅考验我们的脑袋,也在考验我们的观察能力,可否进步还涉及到总结能力,口才,掩饰,冷静的程度,还有随机应变,引导,正是因素众多,使得游戏变得错综复杂,当然,也很有可能,是我的错误引导,每每使得明了的局势变得太复杂,但是,我想,我们每个人都能在这游戏里面,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就好像能看到彼此的独特一样,我想,这也算是杀人的一大魅力吧。

PS:最后,表扬下MM同学的每次捣乱,他的存在,使得我们的杀人,平添无穷乐趣,在他面前,分析也好,表情也好,笑声,衣服声,甚至请看自己的牌是不是杀手的错误,都会让你绝对想不到,因为他是 意外NO.1,如果说杀人游戏的目标就是不能让大家分辨出身份,那MM绝对是最成功的角色~

4 条评论

  • 0.0 2011 年 03 月 14 日 22:26 星期一

    …………………………………..

  • yan 2011 年 03 月 16 日 20:56 星期三

    “模糊计算“,看起来是个很专业的词汇呢。
    确实很佩服CJX,阿敏哥,陈也,丽晖等人。我也才渐渐地发现杀人游戏,其实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游戏了,确实有很多考验人的地方。从兴趣到专注力,到观察力,记忆力,情绪控制,表演才能,口才,等等,真的是不简单哪。
    可惜那个晚上我犯困得很,如坠云中,众多精彩之处未能领会,实则惭愧矣。
    微说,我看起来挺聪明的,为什么会这么迷糊呢?当时我没道破。。。
    其实事实是,我有时候看起来好像有那么一点聪明,但是事实是——大多时候,我都迷糊得很,O(∩_∩)O哈哈~

  • yan 2011 年 03 月 16 日 20:57 星期三

    你的留言又被吞了。。。

  • GX 2011 年 08 月 30 日 17:50 星期二

    混乱有时让我很爽

杀人游戏思考:模糊计算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