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社(二):蔡翔华

围棋社:蔡翔华

成为二人同盟以后,我和蔡翔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一齐吃饭。对于两个以因为爱吃而成为死党的人,吃自然是最重要的。虽然我们没有那么的单纯,但也所差无几。从我日后的经历来看,凡是和我关系极佳的朋友,都一齐吃过饭,不过,以前是AA制,往后多成了请客。

莆田二中的人口众多早已是众所皆知的事实,对于学生放学后以百米冲刺速度争先恐后飞向食堂也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对于身宽体胖的翔华来说,要和那些动作机灵善于奔跑的家伙抢饭碗,实在是勉为其难。难得他也这么混了一年,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我们二人联盟的第一件事,便是我负责打汤(煮的,加蛋,这个难打),他负责买饭(这个不用排长队)我第一次从打菜窗口后面把汤盛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有点像我小时候我爸带我去看有趣的杂技时我看我爸的眼神,呵呵,然后他说:“看看周围那群饥肠轱辘面黄肌瘦的可怜孩子。。。。。。你真好!”我不无得意地说:“没什么啦!吃!”之后我们一边吃饭一边闲聊,第一次吃饭的时候,他一直不停地问我:“蔡俊兴啊,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我只回答了一次,为的是被他问了太多遍,我说:“很简单,因为我们是二人联盟。”
在大学以后,我外校的朋友来找我喝酒,出门时,我只带了酒,他去买了小笼包和地瓜,我觉得那夜很好。后来,我把这事和好友陈珊说了,她说:“你丫的也真可怜,就一打小笼包和地瓜就把你给收买了。你的幸福实在也太小了吧!”我回答说:“对于那些天天有好吃的人来说,为了得到幸福,他们要费很大的气力,而对于天天吃馒头做夜宵的我,幸福只要一个小笼包就可以了,试问,到底谁离幸福更近?”
几年过去,我还是当初那个样子。
我的第一次被人请客,到处租漫画,去网吧都是蔡翔华带的,太多的人觉得没有什么,就像小笼包一样,人人都吃,并且觉得很普通,没人会去多想。
我已经很满足了。

每天下午放学,吃完饭后,我都会回宿舍,除了操场踢球和教室看书,宿舍是我最经常呆的地方。
没有其他人,他们喜欢逛街,篮球,还有去教室聊天。
我选择躺着听歌。
“喂!蔡俊兴!啊!又睡觉!你这样不行啊!会猪的!到时候比我还。。。。。。!唉,起来,你给我起来!你这死猪!起来!我要你陪我聊天!”然后他就拼命摇床铺,吱呀吱呀地响。
我没法,懒洋洋地说:“又是你啊!今天要讲什么。该不会又是你姐姐喜欢翁美玲,猎人里的打军团,还有北斗第几颗星有双星。。。。。。”
“不是不是,今天不讲那个!喂,《东京爱情故事》看过没。。。。。。没看过,可怜,唉。。。。。。那个可真好看!94年拍的。。。。。。好多年了啊!。。。。。。那时我姐姐特爱看,又是夜里播的,黑黑的,她不敢一个人看,逼着我和她一齐看。。。。。。那时还小,又看不懂,可痛苦了!。。。。。。我姐也是,那么大了还那样,现在竟然还当了心理老师,乱来。。。。。。别过后来就看明白了。。。。。。真好看!。。。。。。莉香啊,哈哈。。。。。。喂,你别那么没反应好不好!起来!你混蛋给我起来,听着,听我说吗!二人联盟!!!对了,就该这样,那,我继续说啊。。。。。。放了好几遍了。。。。。。每遍我都看,每次都很感动。。。。。。喂!又睡了,死蔡俊兴!。。。。。”
日子就这么过,一天一天,波澜不惊。
有一天,翔华意外的安静,躲在教室靠垃圾的那个角落,一个人独自又是摇头又是笑,我走过去,他就眯着眼望窗外,还自言自语:“今天的天气真不错。。。。。。”这撒谎的技术也太菜了吧!我把他的头扳过来,说:“拿来!”他一脸无辜相:“什么啊!”
“你刚才看什么来着,自觉点。”
“没。。。。。。”
“恩!。。。。。。”
“那。。。。。。你先说别给别人。。。。。。”
“拿了再说。。。。。。棋魂。。。。。。好看吗?人物造型不错,很吸引人。。。。。。蔡翔华!还二人联盟呢,还有福同享呢,你咋解释?!”
“蔡俊兴,你冷静点,别那么激动,小心被人看见了。。。。。。那,我也是刚借的。。。。。。先给你看。。。。。。千万别借人哦,很贵的!”
“知道了。。。。。。围棋。。。。。。棋魂,看来挺好看的。”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 Goodkid 2015 年 10 月 31 日 18:11 星期六 回复

    围棋,我喜欢

围棋社(二):蔡翔华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