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同样是转校生

中心小学名气极大,每次学区竞赛基本囊括了前几名,但是要转学到这个学校可不容易得很。邓君君的父母为此也花了不少气力。邓君君在原本的学校学习成绩已经很好,看到父母为了她的转学到处奔波找关系,从她踏入中心小学的第一步起,就暗下决心,要让自己的学习成绩更上一层楼。 (更多…)

继续阅读
向上

在有了吴建宇和秉一这些朋友后,树开始慢慢地有点适应了这个新班级的生活了。虽然学习上还是上不去,不过常常一起走的吴建宇书读的和他差不多,反倒因为学习都一般他们走得更近。秉一的学习成绩是明显比树要好些的,不过即便是一向心高气傲的刘秉一,也还是不能够撼动这个班级那几个考试佼佼者,只有一个人例外,她是和我和秉一一样身份的转校生,她是邓君君。 邓君君个子很高,一条马尾辫,十分早熟的样子,大眼睛,很温和的样子,典型的读书刻苦,自习课经常问老师问题,听课也极其认真。她适应地很快,很快就考出了仅次于探长的成绩,老师......

继续阅读
三:三年乙班

上了几天课后,树发现不知道老师在讲什么。特别是数学课,他更是觉得极其乏味。无聊的时候他就开始拿出本子画画,拿根铅笔自娱自乐地画起来。他的同桌,树记的她的名字,是叫刘秉一来着,那个一开始根本不理睬他的高傲的女孩子,看到树总是拿着笔在画画,忍不住偷偷斜眼瞄了几眼,看了几次之后,终于在一节数学课,趁着老师在黑板写字的时候,悄悄地问树:你在画什么呀?树很开心有人对他的画感兴趣,于是他不计前嫌,指着纸上一层层的阴影跟秉一说,这是云层,那圆圆的是太阳,这个举着棒子的人,叫做孙悟空。秉一点着头,眼睛顺着树的手指转动......

继续阅读
二:马路上

课间的时候,大家呼啦啦一起冲出了教室,围在了走廊的围栏上一起聊天,在楼梯口的空旷处嬉闹。树在和他在这个学校里认识的第一个新同学,卷头呆在一起。吴建宇话很多,表现出一副很有见识的样子,他跟树说着这个是谁谁,那个外号探长的小个子书读得有多好,他在唾沫横飞之余,用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拍着树的肩膀说道,你运气真好,我们班没有打架的流氓。树听了很高兴,在他的上一所学校,他可是深知,在一个有大流氓的班级,还是比较麻烦点的。 他很感激地看了看吴建宇,仿佛是这个小卷头消灭了那个不存在的流氓一样。吴建宇显然对树一脸仰......

继续阅读
一:转校生

“你叫什么名字?”在梧镇中心小学的一间教室里,一个卷头的男孩子看到刚转学过来的这位新同学,一副怯生生的模样。 “树。”转校生睁着眼睛打量着这位和他一样坐在最后排的卷头,判断着他是不是属于班级里会打架的那群人。 “我叫吴建宇......我是西庄那边......的。上学期没见过你,这次我们班......来了好几个转校生。”吴建宇的嘴唇偏厚,长,说话却是略微有点结巴。 树点点头,他的心里已经做出了判断,虽然是坐在班级最后一排,这家伙应该是个比较安分老实的孩子的。他松了口气。开始观察他的新学校的这间新教室。黑板上的右侧有一个值......

继续阅读
那样的一种爱情

以前看金庸的小说,男主人公在遭遇困境的时候,常常会有一个美女现身救援,比如小龙女之于杨过。这给许多人从小给了一种幻想,并满怀期望地等待着这一幕的出现。 现实世界当然会残酷很多,真正落难的时候,大概是朋友散尽,亲人也未必理解,真正的举目无望,内心孤苦吧。人生赢家,从来是少之又少的。 很多年以前,看《东京爱情故事》,夜空下莉香对完治说,天上有那么多星星,可是大家都隔地那么远,都那样地孤单。现实世界也是这样的吧,有着许多孤独的人们。 (更多…)

继续阅读
新世界的门前

我已经不敢再去爱一个人了,可是她却对这样的我说:“可是,慢慢地,我了解了你,越来越喜欢你了。所以,我决定了,无论如何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她会有开心,会有难过,哪怕她真心是有些丑。 (二) 我的世界很大很大,你可以在里面尽情飞翔。

继续阅读
最喜欢塔矢亮

棋魂或许是我最喜爱的一部漫画,他或许没有富坚的《猎人》那样漫无边际的幻想,也没有《灌篮高手》充满青春的汗水,可是,《棋魂》实在太细腻了,光不甘心地暗下决心和塔矢亮地努力执着,总是让望着蓝天的我,深深触动。 高中第一次看的时候,惊艳的佐为几乎完全吸引了我的目光,他的悲伤和喜悦总是让我想起总要落泪,或许是因为与他的相识是在最脆弱的高中时段所致吧。而光的一步步成长总是让人很为他高兴,每次都那么地有惊无险。看着他们一起快乐地不断进步觉得真的好励志,也很幸福。那是我们还在努力读书,有着明确的高考目标或者是大学......

继续阅读
困境
20151019
20151011
20151009
20151007
20151006
弹吉他的女孩
20151001